首页 综合信息 了解黄浦 历史追溯 黄浦掌故 

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到上海必在此驻足回眸——大半个世纪法兰西遗韵的凡尔登花园

   发布时间:2012/11/13    【字号:

    位于茂名南路58号的花园饭店是一幢在法国宫殿式老房子基础上建造起来的五星级宾馆,它是这座城市向往情调的男女爱去的一个地方。这幢老房子就是昔日上海的法国总会,又叫法国俱乐部。它是旧上海法国人办的规模最大、层次最高的会员制俱乐部,与英国人办在外滩的“上海总会”和美国人在福州路上办的“花旗总会”一起被称作“旧上海的三大总会”,法国俱乐部的影子在这里弥散了大半个世纪。
    法国总会最初设在华龙路(今雁荡路),后迁至南昌路,1926年2月,又迁到了迈尔西爱路,即现在的茂名南路上。该处原是建于1904年的德国侨民乡村俱乐部,占地33亩的俱乐部有两幢德国式小别墅,花园内有草顶圆亭,竹制小桥,还设有网球场、槌球场和草地滚球场,1906年又增建了上海第一个露天溜冰场。1917年,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败后,法租界公董局将其没收并于同年6月,将其改名为凡尔登花园。凡尔登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德法交战最激烈之地,后来法军战胜,故法国人引以为荣。1925年又将此33亩地一分为二,西部陕西南路上的一块卖给房地产商,于1925年造起了二层法国式花园里弄住宅,仍称之为凡尔登花园。而东部靠茂名南路淮海路的这一片房产,据说是卖给了法国退伍军人拉白利斯,改建成了具有法国宫廷式建筑风格的法国总会大厦。
原法国总会成了花园饭店的“裙边”
    今天我们在茂名路上看到的花园饭店“裙边”上宫殿般的豪华建筑就是昔日的法国总会,它是当年浪迹天涯的法国人遗留在上海的一座最宏伟的建筑,也是上海最著名的巴洛克式建筑。
    这幢横卧在绿草坪上的两层大厦具有法国别墅风格,其平面为丁字形,坐北朝南。气宇轩昂的科林斯式立柱、庄重的色彩、对称的线条、精美的雕饰、豪华的转门,显露出法国宫廷建筑特有的气韵。南立面中央和两端均突出,形成弧形立面,其余均为统长的阳台长廊。阳台长廊上的西式柱,立面上的拱形门窗表现出新古典主义的建筑风格。底层为仿粗石拱券门、窗,二层两侧为爱奥尼柱式柱廊,顶层为平屋面,四周围有水泥栏杆,中央还建有望亭两座,形成屋顶花园。其正门有4根圆柱,12级气派的白云石台阶直通二楼。
    建筑内部采用了当时巴黎最盛行的装饰艺术风格。从茂名南路的东侧转门进入,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用金色马赛克精心嵌成的大厅,大厅的墙上有壁龛,当年里面屹立着的是巨型人体雕塑。从弧形楼梯拾级而上,一抬头就可见望见楼廊内一组著名的浮雕,那是一群站在高高的廊柱顶头的女神浮雕,神态悠闲典雅,这是历经数次“大革命”后,被人们巧妙地保护下来的,目前上海仅存的一组外国裸女浮雕。二楼东侧有一鹅蛋形的弹簧舞厅,当年被称之为东亚第一流的豪华舞厅。舞厅顶部是由彩色玻璃镶拼成船脊造型的透光天花板,这个天顶又是一个巨大的灯罩,里面的灯打开后,整个舞厅顿时万紫千红,灿烂异常,极具法国风情。建筑南部是一个有近20个网球场那么大的花园,花园里有很大的草坪,正中有一座巴洛克式小亭子。
    法国总会是当年法租界最主要的社交场所,名流荟萃的集中地。抗战中,法国总会曾一度被日军占用。抗战胜利后,这里又被美国海军租用而成了“军官俱乐部”。1954年,这里由上海市人民政府接管,作为市文化俱乐部。1960年划归上海锦江饭店管理,以其门牌号为茂名南路58号,定名为“58号俱乐部”,又称“小锦江”,是一个重要的外事接待和活动场地,毛泽东来沪视察时还曾在此下榻,并在二楼舞厅跳过舞。1984年,改建为具有现代国际水准的花园饭店,原法国总会建筑精心修复后保留下来与背后的一幢气势非凡的高层建筑艺术地衔接起来,原有的法国总会建筑成为饭店的裙房,入口、大堂、中庭和大小宴会厅、商店、酒吧等都设在这里,原来法国总会的舞池成了饭店的宴会厅———百花厅。花园饭店开业后接待了许多国家级首脑人物,如美国前总统布什等,尤其是法国前总统希拉克,每次到上海,必定要住花园饭店,也许是来此重温当年法国人遗留下来的旧梦吧。
法国式花园里弄住宅长乐村
    当年买下法国总会西部的房地产商,于1925年至1929年在这块昔日法国人的乐园上造起了法国式花园里弄住宅,而且把这条现为陕西南路39弄至45弄的花园里弄住宅称之为凡尔登花园,无形中以另一种形式延续了法国人在上海的旧梦。虽然现在这里又有了个很吉祥的名字叫长乐村,不过老上海还是习惯于叫它凡尔登花园。在长乐村临街曾有一家酒吧挂着“凡尔登”的招牌,也算是沿袭了旧名吧。
    凡尔登花园属典型的新式里弄住宅,行列式布局,间距较大,洋房有7排,共129个单元,每个单元都是前部2层,后部3层的坡屋顶房子。建筑外观小巧玲珑,显示出法国式的优雅。屋面采用法国常见的“孟沙式”,即屋顶斜坡分上下两段,上面坡度较缓,下面坡度陡峭,在陡的屋顶处开老虎窗。屋前花园有5级台阶下达,门前一条小路通向支弄,小路两边植树种花。花园外墙采用通透的铁栏、矮门,与弄堂起到“共享”的作用。
    当年,凡尔登花园内部设置也是颇为讲究的,入口的门斗上都有欧式装饰。底层左侧面的入口处,设有小过厅和凹廊,入内是起居室,后面是餐厅与厨房,再后面是保姆间、卫生间以及小天井与后门。楼梯有两处,主楼梯在起居室边上,较窄的辅助楼梯在大厨房西壁。二楼南面为大卧室和阳台,后面是小卧室附浴室,大卧室西边有一小间储藏室。二层的浴室下面是厨房,将厨房地坪地面降低而将浴室楼面升高,中间多了夹层,可作储藏室。锦江饭店的创办人董竹君就在弄内31号居住过。
留下丰子恺最后岁月的日月楼
    凡尔登花园靠近路边的一幢,即39弄93号是我国近代著名画家、散文家、美术和音乐教育家丰子恺先生的故居。也是漂泊一生的他居住时间最长以及最后定居之处。这里,留下了丰先生人生最后岁月的悲欢离合。
    丰先生是1954年秋迁居长乐村的。长乐村原是个优雅的所在,当年这里只闻钢琴声而无凡俗的喧嚣。丰子恺居住的也是靠近陕西南路路边的一幢。从建筑外观看,这几排西式里弄的格局一如既往,似乎还是能依稀感觉到当年的情景。建筑门前有竹篱笆围起来的小院子,院子里花木扶疏,绿树簇拥,适合丰先生喜与自然交融的性情。二楼有一个朝南的室内小阳台,阳台中部呈三角梯形凸出,并形成房屋中心的尖顶状,丰子恺的书房就在此二楼的南窗内,白天坐拥阳光,夜晚可穿牖望月,所以他将自己的书房取名“日月楼”,并脱口颂出“日月楼中日月长”之句,次年定居杭州的国学大师马一浮以此句为下联,配上一句上联:“星河界里星河转”,书赠给丰子恺。丰子恺把此对联挂在书房中,还自书“日月楼”匾额,朝夕相对。
    丰子恺一家在长乐村居住了21年,前12年是丰子恺创作的丰收期,也是充满幸福快乐的时期。那段时期,丰子恺在日月楼里翻译了日本古典小说《源氏物语》,并与幼女丰一吟合译俄国作家柯罗连科的《我的同时代人的故事》一至四卷;创作了《缘缘堂新笔》等散文,出版了《丰子恺儿童漫画》、《子恺漫画选》;完成了《护生画集》四至六卷等。
    丰子恺喜欢热闹,家中有亲友来访,要打纯粹娱乐性质的麻将,楼下厅里亲友邻居在看电视,就在楼上安排。如果人少缺搭子,他就凑上一个;人够了,他就退出,在一旁抽烟看别人打。家中一片祥和之气。
    1966年6月,一场浩劫开始,身为美协上海分会主席和上海中国画院院长的丰子恺成为上海“十大重点批斗对象之一”受到冲击,日月楼也被强行占领大半。那时,丰子恺白天坐牛棚,挨批斗,清晨却在灯光下悄悄写着《缘缘堂续笔》,执拗地忠贞于他的艺术创作。
    1970年2月,丰子恺因肺病住进了淮海医院,3月28日出院后,从此不用去单位,算是靠自己的一场病自己解放了自己。那年6月丰子恺曾写过一首“浣溪沙”词,回忆当年日月楼的生活,词云:“春去秋来岁月忙,白云苍狗总难忘。追思往事惜流光。楼下群儿开电视,楼头亲友打麻将。当时只道是寻常。”这最后一句蕴涵着老画家心中多少甜酸苦辣的滋味?
    从1970年到1975年在日月楼的五年养病期间,丰子恺写了《红楼杂咏》,翻译了《竹取物语》、《落洼物语》等,画了《敝帚自珍》4套;创作了《缘缘堂续笔》33篇;翻译了《大乘起信论新释》;重译了夏目漱石的《旅舍》,还把童年时代唱过的歌曲凭记忆一一抄录下来。而最有意义最重要的是在艰难中完成定稿了《护生画集》第六卷的书画,提前完成了弘一法师嘱托的《护生画集》这部巨著。
1975年初秋时节,丰子恺逝世。三年后,他的幼女丰一吟携老母亲搬离了长乐村。
    如今,步入弄内,仰望“日月楼”,似能感觉到空气中依然留存着丰先生的气息。只是未敢叩门,怕打破心中固有的神秘,怅然地望一眼门前小木牌上写的丰子恺故居的字样,有淡淡的忧伤袭上心头。

相关链接
   吃在黄浦安心、放心[2014-02-11]
   我区多措并举不断增强城区文化软实力[2014-02-07]
   明复图书馆举办迎春书法展[2014-02-07]
   企校联手培养缝制技艺人才[2014-01-30]
   区教育部门积极做好未成年人寒假工作[2014-02-05]
   东南医院发起便民利民服务活动[2014-01-27]
   黄浦区中心医院石氏伤科传承发展[2014-01-26]
   黄浦社区学院获市民辩论赛冠军[2014-01-24]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